睇《逃恥》看經濟 日劇見證日本迷失20年

大前研一新作《低物欲社會》談到,現今日本年輕一代,從懂事以來就面對日本經濟「迷失」,令他們喪失物欲和成功欲。事實上,日本社會裏學業高但就業難的問題相當普遍(其實放諸四海皆準),在充滿不穩定因素(Uncertainty)的世代裏,難怪年輕人愈來愈短視。剛於2016年12月底播畢的TBS劇集《逃避雖可恥但有用》(港譯《僱傭妻子》,網民簡稱《逃恥》),對日本年輕人的困境就有非常深刻描劃。

該劇編劇野木亞紀子風格偏向寫實,舊作包括TBS的《重版出來!》(港譯《給力!漫畫社》),作品以當今實況作為基礎,言即她為《逃恥》創作的故事背景並非無的放矢,而是反映刻下經濟實況。

《逃恥》自播出後收視一直只升不跌,與該劇相關的官方預告、主題曲《戀》的MV在YouTube累積點擊率逾1億,令它成為去年最具話題日劇。若由經濟角度出發,或會找到它與21年前(1996年)首播的經典日劇《悠長假期》有不少有趣的呼應之處,同時反映日本經濟在這20年的變化——幾乎無變化——繼續迷失下去。

1990年日本泡沫經濟爆破的遺害,統統反映在由北川悅吏子創作的劇本中:《悠長假期》首播那年,日本失業率衝破3.3%心理關口,企業為求自保,只好放棄施行多年的終生聘用制,「鐵飯碗」三個字已成明日黃花,日本青年離開大學之後,就得面對「就業不安」,所以《悠長假期》裏,無論木村拓哉、山口智子、竹野內豐、稻森泉和涼(Ryu)幾個角色,不是失業,就是沒有固定職業。

2016年又如何?參考總務省統計局2016年11月公布的數字,完全失業率為3.1%,遠較2002年的高峰5.36%下跌逾兩個百分點,但「就業不安」的情況依舊存在。《逃恥》女主角森山美栗(新垣結衣飾)是心理學系碩士畢業生,打算尋找產品開發工作,可惜所有申請全無音訊,只好「馬死落地行」擔任「派遣社員」(即合約制員工),在寫字樓當文書處理和洗杯的工作,但因為上司不喜歡她而拒絕為她續約,最終要到男主角津崎平匡(星野源飾)的家裏做傭工。

這就帶出《逃恥》一劇的一大重點︰「契約結婚」,即男女雙方結為「夫婦」,但「丈夫」要花錢聘用「妻子」做家務。但「妻子」的月薪應如何量度?

事緣美栗的小學同學發現丈夫有外遇要離婚,才發現自己當了3年主婦,一離婚就甚麼都沒有了,社會也不承認主婦的「工作經驗」。美栗在劇中便按照日本政府的數據,假設全職照顧一個家庭每年需工作2,199小時,相當於年薪304.1萬日圓(約20.4萬港元),成為日後她與平匡制訂「契約婚姻」合約時的薪金計算基礎,即月薪約為1.7萬港元。

主婦的勞力要量化,各處鄉村各處例,換轉美國又如何?人力資源顧問網站salary.com訪問了逾6,600名主婦,計算出主婦年薪該有11.5萬美元(約89萬港元),月薪約有7.5萬港元。英國主婦身價更高,《每日電訊報》(The Telegraph)計算,主婦月薪高達12.6萬港元,跟現時香港公務員薪酬總薪級點的最高點(第49點),月薪121,985元相距不遠!

每月要給十多萬元做家務,相信絕大部份香港人根本無法應付,如果真的要跟自己阿媽、太太、岳母計清計楚,你又會願意付出多少「聘用/補償」她們付出的勞力和汗水?畢竟煮飯煲湯要付出很多勞力和時間,豈能用「老奉」二字埋單?

撰文:游大東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