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七展望

2017年了。投資界最大反應的,多是一聞「7」字尾數年,多無好事。或這樣說,上半年還不錯的,但下半年多衰收尾:1987、1997、2007不用說,1967年也如是——恒指連跌數年,1957年有樓市大縮,唯一例外是1977年,恒指全年跌不到一成收市。

樓市最易出事

不過,港股目前市盈率(PE)僅11倍,近三次「7」字尾數年的市盈率介乎19至24倍,現比1977年12至16倍還低。就當盈利停滯,若今年要谷個泡沫才爆,即11倍要變成19至24倍,或恒指在兩、三季內要升一個開至近40000點才「有力」營造一個股災。得不得呢?無話不得,但觀乎客觀環境如外圍收水或形態走勢來看,實在難以想像。
要論最有可能出事的,還數樓市。樓價貴到離譜,本來支持的基本因素都逐一失去(量寬、零息、通脹、供應少等),唯一支撐的是靠非理性的預期和剩餘的上升動力。剩餘的動力終會耗掉,而純粹的預期亦隨時可變。目前固然想不到有任何原因會逆轉,但有幾多跌市是事先想到原因、看到觸發點?一早想到看到就不會升了,又怎跌呢?

債務危機等爆

即使看跌的也不看大幅,多數的理據是即使加息,但息口水平仍很低。不過且慢。首先,息雖然低,但目前的樓價對收入或對租金水平也是空前的高,且比之前1981、1997年的高位還要高出一大截,荒謬的低息能否支撐荒謬的高樓價,實在未可知也。還有,目前息雖然低,但通脹也低;較諸昔日好幾厘的「低息」,當時通脹卻雙位呢。
有甚麼因素會觸發這墮崖的Minsky moment呢?寅吃卯糧、瘋狂舉債是全球現象,以債養債的遊戲在息跌年代可以盡玩,但去年長息都負物極而反,這個遊戲已玩完了。息上、商品價升與通脹,跌時三者互相拖累,升時則互相推動,隨全球被迫加息下,債務危機極可能是觸發派對氣氛逆轉的因素,只差未知其準確時間與爆發地點而已。
但若樓市出事,股市又豈會無事呢?

撰文︰羅家聰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