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hiseido借髮型師雙手 顛覆扮靚概念

日本品牌資生堂(Shiseido)的美容產品,女士們用得多,品牌的美髮產品同樣有相當歷史,長達接近100年,資生堂專業美髮(Shiseido Professional)全球事業部高級副總裁Katharina Hoehne承認,品牌一直以髮型業界為主要銷售、培訓對象,並透過髮型業作中間人,傳遞品牌的概念,相反地,直接銷售給消費者的市場,她直言仍有待擴展,但她說,「資生堂」在亞洲地區已是家傳戶曉的「Beauty」品牌,當中不只有面部美容和化妝,而是從頭到腳的整體扮靚概念。

走入髮型屋,很多人都不知道如何應對髮型師的一句:「想點剪?」內心可能想講一句:「我知就唔駛搵你啦!」調轉身份,髮型師面對「唔知想點」的客人,也可能束手無策,只好盡量與客人溝通,令對方滿意。Katharina本身從事髮型師多年,深深明白髮型師的一雙手,可以令人充滿自信,亦可以令人抬不起頭,她形容髮型品牌的角色就是髮型師和客人背後的橋樑,讓髮型師可為客人設計滿意的髮型。

「客人通常很難準確地講出自己的想法,又或者他們真是想找髮型師給他們最好的意見,兩個情況都需要專業的一雙手,有足夠知識選擇合適的顏色、產品和技巧,我們的角色是將這些知識帶給髮型師,由他們滿足客人的需要和願望。」Katharina深信,透過髮型師與客人直接接觸,作為推廣的渠道,比起花大量金錢拍攝電視廣告宣傳更加有效。

她認為全世界客人的煩惱都是一樣,客人擔心踏出髮型屋時,是否得到想要的髮型,甚至不知道完成後應否望鏡子等,她認為這些不安感源自客人過往的教育不足、得不到滿足感,而在髮型行業,與客人直接接觸,了解和滿足他們需要的,始終是髮型師,向髮型師提供知訊和培訓尤其重要,「我們的行業主要依賴髮型師,傳遞品牌的價值,由他們推介服務和產品給客人,再令品牌得益,因為由專業人士將信息傳遞到客人耳朵是非常有價值的。」

不過,透過髮型師作中間人,記者難免有個疑問,這未免太間接,加上在現時信息發達的年代,品牌大可直接向消費者傳遞信心,「我們當然想擴展任何可能性,直接去到消費者的層面,但我們的主要拍檔是髮型師。」Katharina說,雖然在零售渠道可買到品牌的髮型產品,但髮型師仍然是主要的使用者,由洗頭、剪髮、染髮、電髮、護髮都用得到。

「我們每一日的挑戰正是要說服前綫的髮型師,我們是最好的合作伙伴,因為最終他們都是一個生意人,他們需要賺錢,需要賺錢便需要客人,到底他們如何吸引客人?經營環境不斷轉變,無論是可收取的費用或是市場競爭環境已不一樣,當然,髮型師可以說自己很有本事,只需要一般的洗髮水便可,不需要花巧的產品,但客人的需要已不一樣,客人需要一些『可見的質素』,即是要有明顯的驚喜,希望髮型師為他們帶來創新,或告訴他們最新的髮型潮流是甚麼,假如客人提出想染一個荷李活明星的髮色,髮型師最少要懂得如何做。」Katharina認為,這正是髮型師需要與髮型用品品牌合作的原因,「品牌可以負責提供最新的潮流趨勢,以及相應的髮型技術。」

資生堂自1958年在日本設立美容學院,海外學生來自中港台,又不定期舉辦工作坊,專門給在職的髮型師參與,而採訪當日,是品牌第5年舉辦的髮型設計比賽,Katharina表示,課堂提供的是最新潮流和技術,舉辦設計比賽是為了刺激業界的創意,同時讓他們的創意得以實現。

資生堂創辦人福原有信早於19世紀創立品牌,在東京銀座創立當時日本首間西式藥店,其後他到美國、法國取經,在1915年回日本後,決定以護膚品作為品牌的主綫,直至1922年,他在銀座店設立專業美髮部門,後來更開設自家品牌的美容屋,對象主要是女性,提供頭髮、面部皮膚等各方面的美容服務,現時在日本仍會見到寫住「美容屋」的舊式美容兼髮型店。一如很多日本品牌,資生堂講求科技研發,Katharina點出,日本人對整體美感的定義是從研發出發,並配合旗下髮型師的創意和髮型學校提供的基本知識結合而成,「這些知識幫助我們找到適合的色系,配合亞洲人的膚色,扮靚的最終目的是令生活更有姿彩。」

Katharina說,資生堂作為髮型用品品牌,日本人並不陌生,現時品牌仍有其髮型屋,而事實上,資生堂進軍香港和中國都超過40年,相信都有一定知名度,「資生堂這品牌在香港非常成功,主要因為旗下的護膚和化妝品,這對髮型用品綫是很幸運,因為我們是同一家族,客人會相信有同一品質。」

因應髮質、文化、宗教背景、水質等不同因素,亞洲不同地方的客人,對髮型要求和護髮的習慣自然不一樣,「與西方國家或非洲國家相比,亞洲人之間的分別始終較少,在研發和改良產品的時候,我們要盡量令產品符合整個地區的人的需要,而髮型師和化妝師是能夠用到的。」Katharina說,不同國家的暢銷產品都不一樣,但出售的大致一樣,「以韓國為例,他們對品牌一個歷史悠久的護髮系列的需求特別大,因為很多人會花一至一個半小時,到髮型屋去做深層護理,但東南亞的人不想花時間,他們需要快和便宜一點的服務,這不代表他們不需要個別的產品,只是想濃縮一點,對於品牌而言,我們不需要改善產品的配方,而是花功夫在服務和應用產品,令客人得到一樣的效果。」

撰文:馮樂琳

攝影:梁健騰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