法國大選 右翼之爭

上周本欄指出,意大利也有個特朗普(Donald Trump),喜劇藝人、五星運動黨魁Grillo Beppe聲勢浩大,其實在法國,右翼勢力亦有坐大迹象。這一切或可由恐怖襲擊說起。

去年11月13日,法國巴黎發生恐怖襲擊,造成130人死亡,在事件一周年後的今日,法國仍然身處恐襲的陰霾之中,國家緊急狀態仍然未除,法國警方更指,涉事的極端組織「伊斯蘭國」(IS)在下星期有意再次在巴黎發動發動襲擊,目標包括香榭麗舍大道附近的市集及迪士尼樂園,最後法警拘捕了7人。

經濟低迷 右翼崛起

在明年5月,法國即將舉行總統大選,屬於左翼社會黨的法國總統奧朗德(Francois Hollande)民望持續低企,最新支持度竟然只得4%,「榮登」法國史上最不受歡迎的總統,原因之一,是外界批評他無能力處理反恐問題,再加上法國經濟長期低迷,奧朗德在歐洲之間的聲望及影響力,又給德國的總理默克爾(Angela Merkel)比下去,間接造成了右翼抬頭。雖然至今奧朗德仍未表態會否競續連任,但法國媒體相信,以他民望之低,今次的總統大選將會是右翼的囊中物——分別只是落在溫和右翼抑或激進右翼之手。

溫和右翼代表,有傳統建制代表的共和黨。上周共和黨舉行黨內初選,出選的有港人較為熟悉的前總統薩爾科齊(Nicolas Sarkozy),可惜他在首輪選舉僅取得21%的票率而被踢出局,早前不被看好的費雍(Francois Fillon)卻出乎意料地取得44%得票率,比另一位老將、於九十代年擔任總理的朱佩(Alain Jeppe)所得的28%票率更高。

黑馬費雍本身也是政壇老手,在2007年至2012年薩爾科齊主政期間擔任總理,生於保守天主教家庭的他,反對同性戀、反對墮胎、反對移民、強調要恢復中學穿校服及加強「國民教育」(即建立民族史觀),早前又曾經出書,指摘伊斯蘭極權主義,提倡禁止法國境內講阿拉伯語及中東罩袍Burqa。表面上看,費雍的立場可算是右得不能再右,可是在現今時勢,這只是溫和主張而已。
要數要極端右翼,不能不提國民陣綫的瑪淋勒龐(Marine Le Pen),如果說美國有特朗普、意大利有Grillo Beppe,則法國的反建制及極端代表非她莫屬。45歲的她不單止反移民,更主張法國應該仿效英國、脫離歐盟,並指英國脫歐與特朗普當選,是「全球革命」的開端,是「平民對抗精英的勝利」。她更曾經將法國的穆斯林人口,與二戰期間佔領法國的納粹德軍相提並論,令人譁然。民望頗高的勒龐,相信會在明年成為挑戰共和黨費雍的最大對手。

趨向極端 中間難為

右翼以外,本來是奧朗德內閣的馬克龍(Emmanuel Macron)上周請辭,並宣布角逐明年大選。年僅38歲的馬克龍年紀輕輕,且生得一臉俊朗,他又標榜自己不左不右,希望修補國家的撕裂。在太平盛世,這類表面「無害」的候選人,或會贏得選民的歡心,未必無機會當選,但如今的法國就如其他歐美國家甚至香港一樣,在這個全球趨向極端的年代,中間路綫似乎已無運行。

撰文︰吳家儀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