衝出社交Bubble了解世界

美國大選就如英國脫歐公投翻版,令一眾傳媒、分析家、學者等一地眼鏡碎片,相信很多讀者近數天在社交媒體中一定讀到很多「深表震驚、失望,身邊根本沒有朋友會投給特朗普這種人」的文章,正所謂「You are what your friends are」,在你的社交媒體群組中,有很多人其實想法和你差不多,而且這些社交媒體軟件有過濾功能,使你能接觸到的文章新聞也和你的想法相似。可是,大家必須接受英美兩國的投票結果,承認你們已經成為社會上的少數,與其繼續抗議示威選舉的結果,倒不如努力衝出自己和朋輩的「Bubble」去了解其他人的想法,這才不致社會分裂日益加劇。

反全球一體化正式展開

大多數的選民要表達的意見已經非常明顯,他們並非因為克林頓夫人是女性才摒棄她,他們也不覺得她的電郵風波令其比特朗普更不適合當總統,他們更不會因為特朗普的瘋狂言行,例如侮辱殘疾記者、性騷擾女士,而支持他,社會上實在有太多「全球一體化」的輸家。

畢竟,「全球一體化」中的得益者屬於社會上的少數精英,很多人的低技術型工作已經被遷往海外廉價勞工市場,或被新移民「搶飯碗」,使他們的生計出現問題,這兩次選舉結果實在是這階層對「全球一體化」的一次大控訴。

極端右翼主義對新興市場不利

特朗普是極端右翼主義的表表者,其他西方國家的政客(如明年將步入大選年的法國和德國),看到此一政治立場有選民支持,也會傾斜類似政策以爭取執政地位。貿易保護主義出台將不利新興投資市場,投資者需留意,我們可能正進入一個「Long developed market; Short emerging market」的年代,逆轉了過往8年的情況,首當其衝將是亞洲區內的金融市場(包括匯市、股市和債券),但對有中資背景的公司筆者卻仍然有信心,因為它們受到龐大中國資金追捧,受外圍基金流動影響將較低。

對香港、中國的影響

這次選舉的結果亦標誌著美國加息周期將加快,美國10年期利息掉期率(Swap Rate)在大選後兩天狂升40點子(basis points),由於香港將跟隨美國息率變化,本港樓市投資者要小心。

最後,很多政治分析家都覺得特朗普會對中國較不利,筆者卻有不同想法,當然,在經濟上任何反「全球一體化」的政策都是對新興市場不利(卻並非只針對中國),但政治上,克林頓夫人當國務卿的時候,對中國的政策方針非常鷹派,為了抗衡中國(China containment),曾高調表明亞洲為美國在政治軍士上的核心地位,和在南海外圍一帶屯重兵防禦中國擴張,但特朗普卻和俄羅斯關係密切,而中俄可算是第一大盟友,中美關係甚至可能會得到幫助,另一方面,特朗普為一生意人,筆者相信至少他會先尋求與中國在貿易問題上討價還價再作決定,將來發展實令大家引頸以待。

撰文︰陳紅岩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