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土紙膠帶 2年產10萬卷

近年手作風氣盛行,一卷小小賣20至40元的紙膠帶(Masking tape),憑住精美和實用設計,擄獲不少年輕女性和學生的歡心。在各大書店和網店中,都不難發現紙膠帶的身影,就連誠品書店近日亦舉辦大型紙膠帶博覽會,影響力不容忽視。

香港紙膠帶品牌ZiGaauDaai大玩本土元素,以港式潮語、地道食品、用語、景色等入題,在短短2年間已推出逾200款的紙膠帶,亦生產近10萬卷紙膠帶,吸引一群忠實香港和海外的粉絲購買。品牌負責人余靄聯(Liza)在紙膠帶中加入香港歷史和文化元素,期望紙膠帶能成為一份人人喜歡的文化拌手禮。

除了潮語系列,香港版三字經同樣賣得,「人工高,無得撈」、「眼光光,等天光」,這些三字經是順口流演化,每句都啷啷上口。

廣東話文化博大精深,每個年代都有屬於他們的流行用語,近年大熱的港式潮語,如「你呃人」、「花生友」、「識食梗係食呢啲」、「男神」、「女神」等,通通都變成ZiGaauDaai品牌題材。即使是50、60年代流行的老餅潮語和90年代成行的華英通語都一一畫在紙膠帶上,吸引不少年輕人和OL買來用作表達自己的心情。

有人認為,語言系列最容易做,隨便揀選幾句港式潮語,甚或在當中加插粗口成分,產品就會爆紅,但對品牌負責人Liza而言,語言系列紙膠帶卻是最難做。「本身粵語已經好難學,加上每一代人都有不同的潮語,當時都諗緊到底我們應該做邊一代人的潮語呢? 最後我們揀選做第一代的潮語,即華英通語。」

香港開埠初期,港人學英文會在字旁寫上拼音,如母親(Mother)寫成孖打、丈夫(Husband)譯成蝦子朋等。此華英通語系列紙膠帶售價為20元。

華英通語是19世紀香港開埠後,港人要識適外來文化和學習英文的產物,當時他們將母親(Mother)譯成「媽打」,兒子(Son)就是「新」、女兒(daughter)是「朵他」,這些舊一代的產物,未必人人熟悉,「出版前我有諗過呢條紙膠帶會唔賣得,我估依家80、90後大多無睇過通勝,亦無經歷用中文去學外語。」出乎意料,潮語系列竟吸納各年齡層客人購買,當中不乏OL、中年人,甚至學生。

地道歷史景物演化為題材
ZiGaauDaai在2014年創立,以香港文化為題,如地道食品、潮語、交通、童年、節慶、歷史保育等,2年間推出逾200款的紙膠帶。負責人Liza說,「你發現我們不會畫天壇大佛、文化中心等景點,大部分紙膠帶所畫的景物是歷史的演化,以巴士為例,我們會由早期單層巴士,畫到雙層巴士。」紙膠帶題材懷舊,每款紙膠帶貫穿不同年代,作為歷史的印記和港人共同回憶。

坊間紙膠帶長度大多為5米和10米,而ZiGaauDaai推出的長度是7米,闊度按不同的款式而定。設計這些紙膠帶過程嚴謹,要先製定主題和畫風,再選擇合適的插畫師設計藍圖,若要完成整個系列的設計,或需時一至兩年。「就好似香港維港景色紙膠帶,我們畫了一個月,因為(對它)要求最高,壓力大,前後改了好多次。」

負責人對維港紙膠帶要求高,故設計上需時一個月。

現時,ZiGaauDaai在香港約80家禮品店和書店有售,亦另設網站和網購平台供顧客購買,香港貿易發展局Design Gallery、住好啲亦是其銷售點之一,各紙膠帶定價為20元至40元不等,較一般坊間出售的日本紙膠帶便宜。負責人Liza稱,紙膠帶最先在2014年書展中推出,第一批購買顧客就是學生,「眼見他們將銀包所有錢都拎出來買紙膠帶,所以我們唔想賣得太貴,希望佢地(學生)都可以係書展買返本書。」

雖然曾有零售商反映紙膠帶定價太低,惟她認為學生零用錢有限,故定價上較為「貼地」,「不少學生都會將紙膠帶剪開一米米,再分裝出售,所以我們都希望佢地賺多啲,擺攤檔時更會將價格調低。」

用心設計推廣本土文化
Liza曾任旅遊記者,以往去得最多的地方,莫過於韓國、日本、台灣。眼見這些地方利用本土元素,設計出各種新款手信和產品,反觀香港手信來來去去都是「I Love Hong Kong」的t-shirt、街牌磁石等。「我自己寫左幾年旅遊書,成日推薦其他國家俾香港人,何不倒返轉,設計一個產品,將香港推廣俾外國人?」

最初認識紙膠帶,只因旅遊時在文具店無意中發現,遂利用它來製作做一份香港人和外國人都喜歡的文化手信。Liza並非「紙膠帶控」,不會好似「mt迷」般儲款式,只會買心儀設計師出版的紙膠帶,當一般膠紙去用。問及香港有什麼地方值得推薦時,她表示,香港有獨特的歷史文化,建築、食品、語言都有中西混合的元素,「我們希望將香港文化的精華,放在紙產品上。」

撰文: 蔡璿驩
攝影: 王嘉昌 王閣維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